大陳田野圖像

緣起

歷史簡介

相關文獻

新村分佈圖

文化資源與網站

最新訊息

回首頁

 

編按:          

二○○五年五月三十一日(星期一),我們因故經過高雄縣茄萣鄉的南田新村,意外獲悉六月二日(星期四)將有一場燒庫屋儀式。我們提出前來參與觀察的要求, 獲得主人同意,並希望我們幫忙做攝/錄影的記錄。 六月二日一早,我們從台北松山乘坐自強號南下,中午前抵達台南火車站。時大雨驟下,讓人十分擔心儀式是否因此受阻或延宕。我們 搭乘計程車到村裡,一路上大雨滂沱,許多地方都開始積水了。眼看這個雨下得又大又急,天空烏黑一片,心裡很沈重。不料,如此傾盆大雨竟然說停就停, 大約兩點的時候,天空還掛出一點難得的太陽。現場的人迅速打點起來,讓一場必需在戶外進行的燒庫屋儀式,順利進行、 圓滿結束

 

 

南田新村燒庫屋

 

 

 

 

 

 

     

(由左到右)圖一:大雨未歇,來幫忙的壯丁都閒坐在一邊打牌聊天;圖二:威武廟的供桌上擺滿供品;圖三:一位奶奶祈求神明「幫忙」,早點天晴;圖四:不久果然放晴,一位媽媽趕緊開始焚香酬謝神明庇佑。

燒「庫屋」儀式很大的精神意義在於財富囤積,因此摺「元寶」是最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。

(由左到右)圖一:是奶奶圍坐在一塊摺各式「元寶」的景況;圖二:籮筐中裝滿的是「大金」,用作向神明購買「地皮」所需;圖三:塑膠袋裝的「元寶」是收在「庫屋」底層空間所需,燒「庫屋」時,也必需大量舖蓋在「庫屋」周圍,因此這類「元寶」要準備的數量最多。圖四:紙袋包裝的「元寶」外面填寫「x府扛伕薪資付清」,亦即支付給搬運工人的搬運費早已備妥。

庫屋,是大陳人在世時就預先為另一個世界準備好的「紙紮房子」。「庫屋」模擬現世的空間佈局和物質基礎建立,講求手工精細和物品充盈。前面三圖為「庫屋」糊好以前的面貌,每格代表一室,內裡所置物品琳瑯滿目,色彩鮮麗。一切佈置就緒以後,門房也糊上彩紙,「庫屋」於焉完成。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    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    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    

(由左到右)四棟「庫屋」的框架在幾分鐘內就燃燒殆盡,裡面的物品跌落底層,得耗上一些時間才能完全焚化為灰燼。大伙兒趁這個空檔,合力將現場收拾乾淨,不一會兒功夫,所有雜物用具又搬回到小貨車上,準備載回廟裡。如此,一場燒「庫屋」的生命儀式便宣告完成。

(由左到右)儀式結束後立即點燒「庫屋」,並且燃放爆竹誌慶。主人一家合照留影,老人家佇立觀看「庫屋」在瞬間燃燒,陷入熊熊火海。

(由左到右)法師準備就緒,帶領主人及親友依序排隊,沿著「庫屋」繞圈行走,這是焚燒「庫屋」前重要的儀式。隊伍的領頭,由一位男士提著水壺,邊走邊倒,這個舉動是劃定「地界」的意思。

儀式前,現場仍需擺上供桌,主人焚香祈禱,祭告祖先

(由左到右)男士們首先把「庫屋」的下層搬到現場定位,女士及奶奶們則幫忙把更多的元寶倒入填滿所空間,待兩層的「庫屋」重新組合好了以後,再在周圍的地方舖滿元寶。

(由左到右)圖一:小貨車開進屋子裡,大伙兒合力將所有元寶搬到車上,準備載運到大約一百公尺處的空地上;圖二、三:每一棟糊好的「庫屋」,都是由上下兩層組合而成的。搬運時,壯丁們先把上下層分開,分兩輪搬運。圖四:八位男士用四根木條扛起「庫屋」,力求平衡,慢步搬運到現場。

(由左到右)圖一:將「庫屋」的「土地權狀」拿到神明前蓋章認證;圖二:蓋上方印的權狀」;圖三:購買「地皮」的「大金」備妥在大殿前,準備在化金爐焚燒;圖四:主持儀式的師傅到場準備法事。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    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    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    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    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    
 

上一頁

下一頁